我们需要护教学的八个原因

有许多原因使我们需要护教学。

首先,最显而易见的,是因为我们需要捍卫信仰。彼得前书3章15节教导,“只要心里尊主基督为圣,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做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

其次,我们需要护教学,因为它帮助信徒了解他们的信仰,可悲的是这正是很多信徒缺少的。大多数信徒对他们的信仰知之甚少,更不用说能多解釋三位一体的理论(Trinity)、基督的两种本性、基督肉身复活,或分辨称义(Justification)与成圣(Sanctification)的区别。护教学帮助信徒了解并且捍卫基督教教义的真谛。

第三,护教学是使盼望人们能远离地狱。神对罪孽看得很之重,他会惩罚那些背叛祂,或是没有基督宝血庇护下的人。作为基督徒,我们需要积极的阐明耶稣救赎的真相。对于异教徒所处的困境,我们不能坐视不管。我们必须告诉他们罪是真實的, 因神也是真實的,违反神的旨意会受到惩罚。因为我们是在罪孽里生的,所以我们无法依照神的律法活得完全。并且,我们并非無限不像至圣者,所以不能回復到原始無限的至圣階段;我们唯有接受神的審判。然而,神为我们提供了一条可以免受他判决的道路。这就是为什么神降身为耶稣。他宣稱他是神,(约翰福音8章二十四节,五十八节;与出埃及记3章十四节对比)。他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彼得前书2章二十四节)。通过相信基督来宽恕我们的罪,我们将免于神对罪人公平的惩罚。佛教,伊斯兰教,相对论以及个人,都不存在救赎,只在基督教中。我们不仅要去捍卫真道,也要向所有人传递福音使他们远离即将面临的審判。

第四,我们需要护教学来应对在媒体及文化中,基督教被强加的坏形象。电视布道人(Televangelists)以及他们性丑闻和金钱的丑闻,都是基督教的一种耻辱。大公教会(Catholic church)不曾帮助过陷入丑闻中的牧师。更甚的是,媒体非常歧视基督教,你可以看到对于基督教的负面言论无处不在。

第五,我们需要护教学,因为叛教行为逐渐发展成对教会的威胁。例如,大都会社区教会(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公开违背圣经提倡支持同性恋(罗马书1章十八至三十二节)。又如2002年,福音派路德宗教会(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因为抱着一种接受教会中同性关系的观点,也险些面临叛教的危险。“联合基督教会(The United Church of Christ)周五设立了一个为同性恋信徒的基金会,就是为了帮助同性恋被其他团体所接受。”(联合教会设立同性基金会,克利夫兰州(CLEVELAND),2000年6月16日,AP Online via COMTEX)。又“联合卫理公会(The United Methodist Church)的最高法庭在周四提出重新考虑不能对同性神职人员的禁止。(联合卫理公会要求考虑对同性恋神职人员的禁止,那什维尔(NASHVILLE),田纳西州(Tennessee),2001年10月25日,AP WorldStream via COMTEX)。这些发生在基督教教会中的实例,是需要捍卫真道的例证。

第六,另一个我们需要护教学的原因是出现了很多错误的教导。摩门教(Mormonism)教导,神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并带着他的一个具有神性的妻子来到了这个世界,他们有了肉身的后代,
并且人拥有可以自由选择善恶的能力。耶和华见证人(Jehovah's Witness)教导,否认神的三位一体,教导耶稣是天使长米迦勒(Archangel Michael),并且没有地狱,只有耶和华见证人中的144,000人会上天堂。无神论(atheism)否认神的存在,公开攻击基督教,并且人数在公众和学校中递增。伊斯兰教(Islam)教导耶稣不是神的化身,並且他不是死而复生的,他不能为我们的罪孽赎罪。它教导,救赎一半基于人的努力,一半基于阿拉的恩赐。它教导圣灵是天使长加百利(Archangel Gabriel)(古兰经2章九十七节),魔鬼“镇尼”(Jinn)从火中被造, 我們看不見的(15章二十七节,55章十五节)(51章五十六节),并且穆罕默德比耶稣更为伟大。甚至在基督教教会中,也有异端的言论。我们可以看到无论在教会内部还是外部,异端的教导充斥在信徒(或异教徒)周围。

第七,在美国不道德行为的兴起不仅影响着社会,同样影响着基督教社区。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因为一个不道德的社会不会存在很长时间。基督教机构巴拿研究调查(Barna Research Group)的统计数字表明,64%的成年人以及83%的青少年认为道德真理依靠所处环境而定。19%的成年人相信“世界是罪恶的观点已经过时”。51%的人相信“人性本善,或多作善事,他将会在天堂中有一席之位。”

当一个社会的道德败坏,那么社会就逐渐消亡。回望历史并且思考古罗马与古希腊的灭亡,或者如今的安然事件(Enron),水门事件(Watergate),以及白宫丑闻实习生事件(White House interns)。邪恶渗透到文化的所有领域。如下:纽约时报在线,2002年5月12日,文章名字为“打电动搞破坏大男人也变成小男生”,文章作者,沃伦•St•约翰采访了一个非常热门的电子游戏的几个玩家,一个年轻的男子说“我喜欢坐在车里,并在行驶中对路过的车辆射击。你可以把人从车中抽出来,殴打他们并且抢走他们的钱和车。你会为自己有这种能力感到有趣。”……来自长岛(Long Island)的一位法学律家把这个游戏的吸引力归结为“对杀人的狂热”。并非所有的电子游戏都是暴力的,但是这个事实说明它如此受欢迎,青少年接受这种训练使人感到非常不安。
我不是提倡導應該由穿着黑白制服戴着潔高帽的基督徒来制定一个神圣的社会政治法律。但現時这种社会形态令人不安,并且它反映了美国道德水平的降低,社会善恶颠倒。神在腓立比书4章8节中告诉我们,弟兄们,我还有未尽的话:凡是真实的,可敬的,公义的,清洁的,可爱的,有美名的,若有什么德行,若有什么称赞,这些事你们都要思念。我们不能忽视神的话。

第八, 我们需要护教学的原因,是学校对基督教的不友善。我曾经在非教会学校中的经历,可看到一种强烈的来自学校的敌意。那里的哲学老师,历史老师,甚至艺术老师,都反对基督教。唐•费得(Don Feder)在1993年9月22号保守记事(Conservative Chronicle)中发表的文章,名字为“Fighting Censorship, PAW Does it Its Way”,文中讲述了在很多初中的图书馆里,有一些名为《男同志性爱经》(The Joy of Gay Sex)以及《如何与单身女人做爱》(How to Make Love to a Single Woman)的书。有一系列为一年级到六年级所设计的书,推動新時代新思維。一个有争议的禁毒教育计划名叫探索(Quest)的課程,告诉学生可以自己决定吸毒的对错。还有一些文章直接教導学去生幻想自杀,攻击宗教以及颠覆家庭权威。下文是一封我收到的邮件,讲述了学校对于宗教的敌意。

我们的女儿自从离家读书,就开始信仰无神论。因为学校里充满了哲学的无神论观点,学校里的图书都是无神论的。现在她已读了四年大学,最近一次我和她谈话时,她说她不认为有罪孽,天堂或者地狱,因为对她来说,这些都是不存在的。她说当她很小的时候做祈祷,她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仅仅是因为别人告诉自己该做这些?

事实上基督教在全世界遭受攻击,我们需要捍卫信仰,並不能退缩。我们需要护教学给人理性、智慧、相关的解释,特別是给那些设法破坏主耶稣的教导,并带有批判和偏见的人。

現在就是最好的時間去護教。

 

 

 

 
 
CARM ison